蓝色的喧嚣与宁静:和少年Pi一起漂流与思考(图书馆第4期“海韵导读会”)

发布者:孙学文发布时间:2016-11-09本条消息已被查看了 13

118号下午,我校外国语学院朱骅教师在我校图文信息中心406报告厅做客海韵导读,与师生共同探讨海洋文学。

在一段惊险刺激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电影放映后,朱老师首先引用了段汉武的定义:海洋文学是以海洋为叙述对象或直接描述航海行为,以及通过描写海岛生活来反映海洋、人类自身以及人类与海洋关系的文学作品。朱老师谈到海洋文学的重点在于海难叙事,其中又以《奥德赛》最为著名。朱老师强调列举了海难的三种原因:1、自然因素与海难,代表作有艾伦·坡的《瓶中信》、扬·马特尔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2、人为因素与海难,如梅尔维尔的《白鲸》;3、人为与自然因素的叠加,如威廉·戈尔丁的《蝇王》。朱老师强调海难叙事的价值取向为展示求生的意志与脆弱、人性的善良和邪恶、人的智慧与愚蠢、团队的精诚与涣散、人与自然的和谐与对抗、宗教与哲学的终极关怀。

  

随后朱老师详细介绍了《少年Pi的奇幻漂流》这本书的成就与意义。该书在2002年获得Man Booker Prize6项国际文学奖,成为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等国家的高中生必读物,由它改编而成的电影在2013年荣获奥斯卡最佳故事片、最佳导演等多项大奖。

这本书描述了16岁印度少年Pi和一只孟加拉虎共同在太平洋漂流227天后获得重生的神奇经历。这不仅仅是一个关于生存历险的故事,同时引发了从人与自然、人性与兽性、人与宗教多维度、多视角关于宗教、生命、自然、自我以及更多哲学话题的思索。

从人与自然的生态角度来说,本书主人公Pi的反启蒙主义生态观与《鲁兵逊漂流记》的主人公完全不同。鲁兵逊始终改造自然、改造社会,而Pi即使面对风暴也带着欣赏的态度看待自然,与动物患难与共;从人性与兽性的伦理角度来说,它打碎了人与自然之间的玻璃墙;从人与宗教的哲学角度来说,它提供了看待自然的新视角,即爱的不仅仅是大自然和谐安逸的一部分,还有提供挑战锻炼的那部分。

而少年PI的生态文学魅力表现为打破生态文学书写的单调性,并在人与自然的互动中推动人性的发展。序言说,这是一个让人相信上帝的故事,因为Pi同时信奉印度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且本书情节发展呈《圣经》的叙事结构,即U型叙事结构:天真-堕落-救赎-重生。实际上,不同宗教间不是孰是孰非的对立关系,而是互为补充,通过各自的方式表达人生的终极目标爱。

在场同学反响热烈。有人想起自己曾看过的《贪婪岛》里关于文明的揭示,向老师提问:故事主人公Pi漂流途中所遇见的食人岛,白天一片祥和,夜晚却充满了死亡危机。这是否可以理解为现实中的社会?也有人问道:本书所揭示的自然与文化、人性与兽性的矛盾冲突,是否是作者的西方二元论?对此朱老师均一一作了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