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业与中国南海主权维护的法律问题(图书馆第6期“海韵导读会”)

发布者:孙学文发布时间:2017-04-19本条消息已被查看了 45

四月十八日下午,我校副教授,国际法博士,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褚晓琳老师做客海韵导读,和老师同学们分享并讨论南海的渔业与主权维护的法律问题。

  

在导读会上,褚老师首先指出:自古以来,渔业都是我国拥有南海主权的重要证据,渔民在南海的渔业活动史,是我国依据传统国际法中的先占历史性水域等规定来主张南海主权的重要历史依据。故我国应该支持并保障沿海渔民到南海地区从事渔业生产活动,这将是中国继续维护南海主权的重要佐证之一。

接着褚老师陈述了一些自己对于南海问题的看法。第一个方面是南海渔业的发展历史。以十九世纪末鸦片战争和二十世纪新中国成立为分界线,将中国南海渔业发展历史分为古代近代和现代,并分开进行描述。中国是最早发现南沙群岛的,并且自唐宋以来,我国就已经将南沙群岛正式纳入行政管辖。在民国时期,也制定了一系列管理法规,并发行了南海地区的地图。抗日战争胜利后,日本归还了台湾的占领地的管辖权,南沙群岛当时也在台湾的管辖范围内,故一并被归还给我国。
第二个方面是南海渔业资源现状。如今的南海渔业资源已经大不如从前,有大部分地区已经出现了资源枯竭的现象。这将会导致渔民在近海捕鱼无法满足其生存需求,故必须去到更远的海区捕鱼即发展远洋渔业。褚老师认为,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我国应该联合南海周边的其他国家,协商决策,共同对南海渔业资源进行保护。

讲到第三个方面时,褚老师强调了之前提出的“先占这个词语,它的含义分为占领意图和占领行为两个方面。在占领行为中包括有四个要求,分别是和平,真实,充分,持续。只有达到了这四个要求,占领才可以被称为“有效占领”。对于南海问题的先占,褚老师提出了一个公式:发现+有效占领=主权。在南海问题的理解和讨论上,这一公式是很重要的。

在褚老师讲完后,在座的很多同学及老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褚老师一一解答,并与提问师生对一些诸如“南海仲裁案”等热点问题进行了一番讨论。有位同学提出了关于我国对于南海问题的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褚老师先是给这位同学做了补充,即我国的主张实则为十二个字,必须加上主权属我,这是最为关键的一点,也是我国对待南海主权问题的大前提。只有在明确这一前提的情况下,才可以做到搁置争议并且以我国为主的共同保护南海诸岛的资源。

最后,褚老师特别给在座的同学们列出了有关国际海洋渔业法律的书单,诸如《国际法》、《海洋专题研究》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与中国》等。建议有兴趣的同学们通过不同的视角去了解国际法和与海洋相关的管理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