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海韵讲座(一)

发布者:曾为发布时间:2017-06-01本条消息已被查看了 13

作家张重光做客五月海韵讲座

516日下午1点,我校五月第一场海韵讲座在图文信息中心406顺利开讲。本次讲座特邀了中国作协专业作家张重光老师,讲座主要内容是以张老师人生阅历为主线以及多年的写作心得予以展开的。

讲座伊始,重光老师给在座的师生大致介绍了他丰富多彩的人生历程。从最初的烧大炉的工人到后来的五年多海上船员生活,直到1973年第一次发表文学类作品后开始从事教育事业,再之后开始了创作和编辑文学作品。1980年始先后任《萌芽》杂志小说编辑,《上海戏剧》杂志编辑,后成为《上海文学》杂志社编辑、小说组组长、编辑部主任,副编审、编审。重光老师用自身的成长经历为例向我们充分地展示了阅历人生对文学素质培养的重要性。

《我听毛主席的话,炉子就听我的话》是重光老师身处团队时所刊登的第一篇文章,文章充分运用了重光老师当时生活中的真实例子以及结合毛主席的辩证法,其创作主旨是“先有思想再有生活”。而真正让重光老师领悟文学奥秘,走上文学创作之路的是他最早发表在解放日报上的小说——《前进三》,这也为重光老师以后从事小说创造奠定了基础。为了使大家对小说的基本要素有所了解,重光老师先是给大家列举了几个生动有趣的例子,让同学们深入了解小说的蕴意与“规律”。如“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是《红楼梦》的第五回中的贾宝玉赏花这一情景里面提到的一副对联,重光老师详细解释这一句话的深刻含义,由此告诉同学们:“把世间的事弄懂了处处都有学问,把人情世故摸透了处处都是文章,做人如此,写文章亦如此,这便是小说的基本要素,也是主要规律与核心。”在提到对一个作家基本要求是什么时,重光老师提及他从业时一个有趣的故事:有一次,他在电影院偶遇一对大家平常闲聊时有“暧昧”嫌疑的同事,于是他在看电影间隙细心观察这两人的言谈举止,并通过这两人的行为动作基本地判断出了这两人的实际关系。对于小细节的关注这在重光老师的作品体现的很多,也符合重光老师所说的只有能够将人情关系一眼看得通透,才能写出符合精炼通彻的文章的要求。综上可以看出重光老师细腻的小说文笔以及细心的生活处事。

对于高质量的小说,重光老师认为一定要有规定情境再加上细腻的描写手法,才能达到要求。如钱钟书先生的《纪念》,这篇文章通过深入刻画主人公的心理描写以及内心深处灵魂与肉体的冲突,幽默地讲述了抗战年代的三个小人物的爱恨缠绵,细腻地刻画出主人公内心的跌宕起伏又波澜不惊的心理历程。还有叶辛小说《孽债》中的五个下乡知青从云南到上海寻亲的故事,继而讲到电影《色戒》里漂亮女青年的戏剧人生,再到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戏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主人公的艰难成长旅途的心里历程,无一不体现情节与写作手法的重要性。在情节如冰山角的碰撞后的跌宕起伏下,细腻的写作手法和与现实生活相结合显得尤为重要。

重光老师的写作出发点重在细腻二字。一如《悉尼在悉尼》,二如《请高抬贵手》,后者讲述了重光老师在一次排队等候拿签证的真实经历。小说通过细腻微妙的写作手法,将现实生活中那些原本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情感和心理历程用文字表述出来。他认为只有掌握微妙,才能把故事写得生动。

讲座的最后,张重光向大家总结了写文章的三要点——情节,细腻与阅历。情节是发展,细腻是基本功,人生阅历是重心。只有拥有了丰富的人生阅历以及细腻的写作和生活态度,才能有情节的顺利发展,才能在文学的海洋里畅快地遨游。

撰稿:校记者团谢雅琴